Tag Archive : 标签2

/ 标签2

  新浪财经讯 7月5日消息,新强联披露网上摇号中签结果,中签号码共有47,700个,每个中签号码只能认购500股公司A股股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逯文云

  原标题:我这半年|长租公寓经营者:疫情冲击下的“惊心动魄”

  作者:王贵丹(中科佳智总经理)

  2019年初,长租公寓行业正如火如荼,我与几位朋友开始一起创业,成立了一家产业园区物业运营公司,最早的两个项目即是长租公寓,一个37间房,一个65间房,均属于小型项目。

  在经历了前期筹集资金、租赁项目、改造装修、创建团队后,这两个项目终于步入正轨。但当我们正准备2020年春节后大展拳脚时,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整个长租公寓行业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我们项目的经营也一度难以为继。

  幸运的是,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上半年,在政策利好和我们的一系列自救举措下,两个项目渐渐有所起色。下半年,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突破,风雨过后迎来暖阳。

  疫情冲击下,退租现象频现、客源锐减

  今年春节还没到,新冠肺炎疫情就暴发了,并迅速蔓延到广州,而后几乎贯穿了整个上半年。等到湖北疫情解除后,广州这座国际大都市,又因为境外经商人员聚集、留学归国学生繁多,一度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对我们公司来说,疫情的影响立竿见影。春节前,我们与一湖北籍电商兼直播经营者达成合作,其为公司员工签订了20间套间。本以为在做足防疫措施、严格管理制度后,我们能在湖北疫情解除之际迎来一波入住者。谁承想,湖北籍客户刚在公寓里放下行李,我们即刻就接到了投诉电话,再怎么向投诉者解释都无济于事,无奈只能把该批入住者劝退。春节前其他很多已签订合同但未正式入住的客户,也纷纷提前退租解除协议。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长租公寓项目损失客户均在30%以上。2019年底我们努力招商的业绩成了泡影,“一朝回到解放前”。

  很快我们发现,疫情之下,客源量也大幅下降,招租难度非常大。不仅是我们公司,整个长租公寓行业都首当其冲面临这个问题。一方面,由于疫情防控的管制,很多务工人员返工推迟;另一方面,部分租户因疫情而失去了工作,他们有的从长租公寓搬到了城中村农村房,有的干脆回乡发展,这批客源流失很大。

  而当我们把目光定在附近中小学生家长和培训机构老师时,却发现学校、培训机构都已转向线上课程,科技公司、电子商务公司、互联网企业也实现了在家办公,远在千里以外,都可实现996……

  现金流紧张、融资不易,长租公寓行业承压

  在客源锐减的窘迫下,经营中的成本却仍要支出。人工成本无法减免,业主租金也不肯减免,我们的公寓项目面临着现金流断流的风险。

  于是,我们与股东们协商,希望其能追加投资,让项目渡过难关。然而,股东们也不容易,投资餐饮和培训教育的都是“苦不堪言”,他们甚至提出退股撤资。有点积蓄的股东,也是持观望态度,不敢贸然追加投资。

  这期间,我们也在积极与各大银行沟通,看是否能有债权融资利息方面的优惠政策或补贴。但是,目前银行对于经营困难企业的贷款资格及还贷能力综合考量已更加谨慎,银行贷款这条路子并不便利。最后,我们就只能寻求民间借贷了。

  一边是经营上的压力,另一边,我们还要尽力解决租客的诉求,管理服务上一点都不能打折扣。有一件事我记忆深刻,5月份某天凌晨2点,租客投诉公寓停电了,电工鼓捣半天,也没查出哪个房间电器跳闸。广州夜里闷热得很,停电没空调可不是小事。这边管家一位位客户去解释、道歉,那边电工大汗淋漓查询,直到早上8点才查清“罪魁祸首”是某个房间的大灯导致整栋公寓跳闸。来电的那一刻,我几乎热泪盈眶。

  这半年来,我每天下班回到小区停好车,都要在车里发呆一段时间,平缓心情后才踏入家门。担心的事情不少,害怕接到政府部门的电话,害怕接到业主催租的电话,害怕财务告知银行账户里的金额数目,也害怕员工汇报解决不了的现场问题。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陷入资金链断裂、跑路、倒闭的长租公寓超过半数,各企业签房量基本都降至往年同期的30%-50%,出租率跟往年同期项目相比,已下降30%左右。这样看来,相比之下,我们虽然也有辛酸,但并不算最“惨”,我相信,雨终会停,天也会晴。

  迎来多方利好,奋力一搏期待下半年

  并不是我盲目乐观,这一路坎坷,但也能看到希望的曙光。对行业来说,一大利好消息是,疫情之下,政策层面对于中小企业的支持也在增多。

  一位朋友去年在白云区城乡接合部承接了一个在营公寓项目,然后一边经营一边升级改造,2020年1月-3月空置率达到65%,但是4月开始,出租率恢复60%,基本实现回本。这得益于白云区村社集体物业的减租政策,更得益于该区大力支持工厂企业复工复产的政策举措。

  事实上,不少地方政府都提出了类似的减租减税以及延缓社保缴费等措施。同时,国家倡导支持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银行也推出了不少优惠政策,以期促成中小微企业尽早融资贷款成功。

  而就我们公司而言,6月初,股东们也稍微缓过劲来了,决定一起奋力一搏。我们采取了多方措施,一是与业主方申请缓租,压缩人员编制,做好公寓的节能减耗,暂时缓解成本压力;二是做好线上宣传推广,寻找第三方平台加强房源宣传;三是降低房租,甚至推出“租一送一”的活动,践行现金流为王的宗旨。

  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出租率,实现部分现金回流。而另一方面,据业内专家分析,7、8月份就是大学生的“毕业季”了,想必会给租赁市场增添新鲜“血液”,也能增加客源拉动成交。

  与此同时,目前我们也在接洽一些品牌公寓经营方,持续进行推销、谈判,接下来可能会做出适当让利,以托管或合作经营方式,把公寓项目盘活起来。

  这半年,可以说是“心力交瘁”,幸运的是,两个项目还在坚强支撑着。也许,疫情不会马上完全结束,长租公寓前景也仍不明朗,前面还有许多“坎”在等着我们,但我相信天道酬勤,努力与付出总会有回报。那么,期待下半年,我们能把上半年的辛酸泪换成喜极而泣。

  当地时间6月30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就美国经济复苏等问题发表意见。“经济的道路是高度不确定的。”鲍威尔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人们有信心恢复正常活动之前,经济全面复苏是不可能的。

  鲍威尔称,美国政府必须出台充足的政策,为经济复苏提供所需的救助和支持。他还警告说,若第二波疫情发生,“公众信心会再次受损”。(央视记者 顾乡)

  (编辑 崔智琳)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全球确诊突破1000万 新冠病毒疫苗离我们还有多远

  [ “人们普遍认识到,如果批准了合适、有效、安全的疫苗,就需要尽快提供疫苗储备,以便为人们进行免疫接种。考虑到形势的紧迫性,一些国家可能会在正式批准之前,对疫苗进行紧急批准。”安杜指出。 ]

  虽然数据口径因统计速度更新稍有不同,然而今日(29日)全球新冠肺炎患者总确诊过1000万之事已成定局。

  世卫组织(WHO)亦在近期已做出预测,本周(29日开始)病例总数将达1000万例。

  据实时信息网站Worldmeter统计数据,截至28日下午,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超过1010万人,死亡超过50万人;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同一时刻的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超过999.4万人,世卫组织的这一数字为超过978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第一个月,各界向WHO报告的病例数不到1万例。而在过去一个月中,各界向WHO报告的病例数已经高达近400万例。

  与此同时,全球距用上新冠疫苗,还有多远呢?

  26日,WHO宣布在2021年底前向世界提供20亿剂疫苗,其中50%将提供给中低收入国家。WHO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在当日发布会上表示,疫苗研发一般需要8至10年,WHO希望尽可能缩短时间,在12~18个月内研发成功。全球已有超过200个候选疫苗,其中15个正在进行人体临床试验。

  IHS Markit在最新报告中也预测,可能直到2021年夏天,我们才能获得一个得到完全批准的有效疫苗。

  尚缺有效的疫苗

  WHO总干事谭德塞指出,目前在应对新冠肺炎病毒方面还缺少一个像在对抗埃博拉病毒时那样的工具:一种有效的疫苗。

  “没有它,毫无疑问,将会有更多的病例和更多的死亡。”谭德塞表示,“要控制新冠病毒并挽救生命,我们需要有效的疫苗,诊断和治疗方法——且需要的数量和速度都是前所未有的。”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可以看到,目前全球正在开发中的疫苗可以大致分为正处于“临床阶段开发中的疫苗”和“即将进入临床阶段的疫苗”两类。

  其中,已经宣布处于临床阶段开发中的疫苗来自法国、比利时、德国、俄罗斯、英国等国。

  具体而言,在比利时和德国,德国生物技术公司CureVac的mRNA候选疫苗的一期试验已经开始。就在试验开始的两天前,德国政府还收购了CureVac公司23%的股份。

  在俄罗斯,其首个新冠病毒候选疫苗已正式进入一期和二期试验阶段。作为一种基于腺病毒的产品,该疫苗具有两种形式,分别为注射用溶液(Gam-Covid-Vac)和溶液配制用冻干粉(Gam-Covid-Vac-Lyo)。该疫苗由俄罗斯盖玛莱亚国家研究所与俄罗斯制造商R-Pharm合作开发。

  在英国,英国帝国理工学院与企业VGH合作,启动了英国候选疫苗的一期、二期试验阶段。6月24日,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科研团队对外界公布,其研发的新冠疫苗于当日开始对志愿者接种。这是继英国牛津大学研发疫苗AZD1222在4月进入人体试验阶段后,又一进入该阶段的新冠疫苗。

  此外,南非金山大学近期也在线上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从近日起开始开展非洲大陆首个新冠疫苗临床试验。

  在即将进入临床阶段的疫苗研制方面,则有法国医药巨头赛诺菲(Sanofi)、美国药厂默克(Merck & Co)等方参与。近期,赛诺菲宣布将投入6.1亿欧元用于在法国的新冠疫苗研发工作;默克在与非营利研究组织IAVI合作,在其宾夕法尼亚州工厂开始初期生产与IAVI合作开发的疫苗。

  IHS Markit生命可续和产业服务主任安杜(Gustav Ando)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同寻常的是,几家正在开发有前景候选疫苗的公司已经开始了高风险、高水平的生产计划。

  “人们普遍认识到,如果批准了合适、有效、安全的疫苗,就需要尽快提供疫苗储备,以便为人们进行免疫接种。考虑到形势的紧迫性,一些国家可能会在正式批准之前,对疫苗进行紧急批准。”安杜指出,“鉴于扩大规模的必要性,越来越多的开发创新性候选疫苗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和学术团体已经与该领域有经验的参与者建立了主要的伙伴关系。”

  如前所述,WHO方面希望尽可能缩短时间,在12~18个月内研发疫苗成功。欧盟委员会的预期也差不多,计划在12~18个月内,甚至在更快的时间内对加速开发和安全有效的疫苗。

  应对新冠病毒有效的治疗方法

  在缺乏疫苗的情况下,WHO和全球各国也同时在探索应对新冠肺炎及其并发症的有效治疗方法: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改用已知药物的批准时间将比新研发疫苗的批准时间短得多,且前者已在常年使用中建立了基本的安全性。

  当下何种治疗方式较为有效?

  根据IHS Markit的评估,目前可以看到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在治疗某些新冠肺炎患者方面的效果。

  此前WHO也发表声明称,英国一项初步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地塞米松可挽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生命,WHO对此试验结果表示欢迎。

  地塞米松是一种皮质类固醇。英方与WHO共享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对于使用呼吸机的患者,该疗法可将死亡率降低约三分之一,而对于仅需氧气的患者,其死亡率可降低约五分之一。

  IHS Markit在评估中指出,根据这些初步数据,英国政府已将这种治疗手段作为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治疗(NHS)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时的标准之一且立即生效。

  相比之下,“羟氯喹”的效果就不那么如意了。

  IHS Markit指出,在对英国大型临床试验RECOVERY提交的数据进行分析后,WHO再次停止了多国参加的大型临床试验中使用羟氯喹的部分。

  英国提供的数据表明,羟氯喹对降低新冠肺炎病毒死亡率的作用很小。同时,在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已下令,本国正在进行的任何评估羟氯喹的临床试验都不应招募新的参与者。在美国,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则撤销了对氯喹和羟氯喹的紧急使用授权(EUA)。

  FDA指出,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当前已不再符合发布EUA的法律标准”,且这些药物“不太可能对治疗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有效”。FDA还指出,这种治疗手段的潜在的好处无法超过其潜在的风险,譬如一系列副作用等。

  FDA还警告医疗提供者,在新冠肺炎重症住院患者中,羟氯喹/氯喹和瑞德西韦(remdesivir)之间可能存在药物的相互作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覃肄灵